文學批評首頁   /  Gender Studies 性別研究  /  理論家  /  Eve Kosofsky  Sedgwick  賽菊蔻
Eve Kosofsky  Sedgwick
賽菊蔻
圖片來源: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Eve_Kosofsky_Sedgwick_by_David_Shankbone.jpg
資料提供者:許書銘
關鍵字詞:

未命名 4

許書銘編譯

July, 2010

賽菊蔻    

Eve Kosofsky Sedgwick

 

生平簡介

基本理論

參考書目

相關網站

台灣碩博士論文應用實例

 

生平簡介

        賽菊蔻在1950年出生於美國Dayton, Ohio1970年畢業於美國康乃爾大學,並於1975年自耶魯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來擔任紐約大學英文系研究所教授,於2009年因乳癌逝世。賽菊蔻為當今酷兒理論之重要指標人物,其論文集暗櫃認識論》 (Epistemology of the Closet) 與《男人之間-英美文學與男同性情誼之慾望》 (Between Men: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 更可謂酷兒研究理論之開山之作。

        賽菊蔻之理論著作深受女性主義、傅柯學說與解構主義影響。其文筆風格亦類似許多後結構主義學者風格。賽菊蔻的散文書寫總是充滿濃厚哲學氣息,並讓多數讀者認為其著作深澀難解。有些人認為酷兒理論可能會導致身分認同議題中許多一般熟悉的類別(如男同性戀與女同性戀)無法辨識而感到恐懼,並認為酷兒理論亦可能使人忽略同性戀者生活中所面臨的物質現實問題。另一方面,亦有人懷疑酷兒理論將促使女人與女同性戀者在性別中立 (gender-neutral) 政治的外觀下再次成為隱形者。儘管諸如此般煩人的紛爭不斷,賽菊蔻創新的思想促使人們再次思考身分認同政治的界限與可能性,同時也重塑了性別與文學之間的關係 (Norton 2434) 

 

TOP

 

基本理論

Between Men: 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

        在本論文集,賽菊蔻首先提出一個新名詞:homosociality,此可謂賽菊蔻於酷兒理論中最重要的觀念與創新。 Homosociality指的即同性之間的社會互動與鏈結 ,而賽菊蔻認為這些鏈結與束縛是可以與同性戀(homosexuality),即相同性別之兩人間的性慾,區分開來的。Homosociality並不只適用於同性戀者,而是適用於任何同性戀,異性戀,以及雙性戀的兩男之間(或兩女,但賽菊蔻在本書注重兩男)(Norton 2346)。賽菊蔻進一步指出,homosocialityhomosexuality總是被那些會標誌出男性間鏈結的恐同性戀情結(homophobia)深深干擾,而恐同情結則是父權社會與異性戀婚姻制度下的一種必然結果。賽菊蔻一再地強調,homosocialhomosexual的區別並不能用二分法化之。Between Men 一書中探究17501850年間歐洲文學如何反映出男性的同性鏈結。賽菊蔻對於西方文學中那些因兩男一女三角戀愛而衍伸出的情敵關係特別感興趣。而那斡旋於其中的女性會使這種兩男之間的同性情慾關係的「污點」偏離轉向。賽菊蔻寫作此書之目的,除從文學中探究兩男之間之情誼鏈結並對抗恐同情結之外,更用此論文來對抗當時女性主義下之僵化現象(即聚焦於異性戀、中產階級、白人女性)。

 

Epistemology of the Closet

        《暗櫃認識論》可謂賽菊蔻集大成之作,同Between Men被當作酷兒研究之圭臬。此書依循著上本著作Between Men來討論男性之間之同性關係。與Between Men相較之下,暗櫃認識論》的論述較注重性慾,以及反恐同情結,不似之前的Between Men較注重於性別以及女性主義。本書主要的論點認為傳統標準將人二分法化的系統是非常狹隘的,特別是當牽涉到性慾性向時,這種系統更會限制我們的自由以及了解。賽菊蔻認為(closet)是當時對於同志身分認同為一種「公開的祕密」的暗喻,而當時的同性戀者視「出櫃」為自身身分認同的唯一一條道路,並認為同志只要集體出櫃即可使異性戀霸權垮台。賽菊蔻指出人的身分認同是非常複雜且具豐富內涵的,並不是非黑即白,有你就沒有我,那麼單純的事情。因此,賽菊蔻認為出櫃與否並不是簡單二分法的,也非一時或永久的。祕密公開與被保密的程度同時存在與我們的生活中,賽菊蔻不斷強調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並不是可以用簡單二分法化之的,她也認為這種二分法的系統不但會束縛、限制同性戀的生活,更影響二十世紀西方現代思想與知識結構。 因此,賽菊蔻於此書導論中出提出七個原理通則(Axiom)

 1. People are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人與人之間彼此不盡不同。

 2. The study of sexuality is not coextensive with the study of gender; correspondingly, antihomophobic inquiry is not coextensive with feminist inquiry. But we can't know in advance how they will be different. 性慾與性別的研究在時空上並不是重疊的; 同樣地,反恐同情結的探索與女性主義的質疑亦非同時同地發展的。但我們無法事先得知它們之間將有何差異。

 3. There can't be an a priori decision about how far it will make sense to conceptualize lesbian and gay male identities together. Or separately. 並沒有先驗的條件決定女同志與男同志身分認同的概念在什麼範圍內可以合理地等同討論。或分開討論。

 4. The immemorial, seemingly ritualized debates on nurture versus nature take place against a very unstable background of tacit assumptions and fantasies about both nurture and nature. 那因時間過於久遠而遭人遺忘,又看似儀式化的同志先天或後天論爭議事實上建構於一個非常不穩固的基礎上。這基礎是由那些對於後天與先天論有許多心照不宣的假設與幻想所形成的。

5. The historical search for Great Paradigm Shift may obscure the present conditions of sexual identity. 探索大典範轉移的歷史有可能會遮敝性別認同當下的景況。

6. The relation of gay studies to debates on the literary canon is, and had best be, tortuous. 同志研究與文學經典論爭之間的關係是,並且最好是,歪曲的。

7. The paths of allo-identification are likely to be strange and recalcitrant. So are the paths of auto-identification. 他者認同的途徑極有可能是奇怪並且頑固難駕馭的,自我認同亦然。 

 

TOP

 

參考書目

Barry, Peter. Beginning Theory: An Introduction to Literary and Cultural Theory. New York: Manchster, 2002.

Leitch, Vincent B., ed. The Norton Anthology of Theory and Criticism. New York: Norton, 2001.

Sedgwick, Eve Kosofsky. Between Men-English Literature and Male Homosocial Desire. New York: Columbia, 1985.

---. Epistemology of the Closet. Berkley: U of California P, 1990.

何春蕤  別研究>第三、四期合刊《酷兒:理論與政治》專號簡介Eve Kosofsky Sedgwick 

 

TOP

 

相關網站

http://www.lawrence.edu/dept/english/courses/60A/handouts/axioms.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Eve_Kosofsky_Sedgwick 

 

TOP

 

台灣碩博士論文應用實例

黃嘉慧著。<威廉.福克納的失常《聖殿》:從感官、模仿到真實自我>(Sensation, Imitation, and Selfhood in William Faulkner's Dysfunctional Sanctuary)。輔仁大學英文系碩士論文,2007

本論文著重兩個層面:首先,在個體成長中,感官、身體與心理的運作,即生理與心理兩層次如何使個體成長;其次,透過三種重要關係,婚姻、家庭與社會關係,來結合個人化主體與社會化主體,最後造就出一完整的自我。第一章「詮釋自我乃源於豐富的肢體表達和難以言喻的內心:何睿思、普湃、坦普和露比」詳細檢視這四位主角,了解他們如何運用外在感官和內在發現再現自我以及解構他者。本章運用佛洛伊德「不可思議/怪異」(The Uncanny)的概念來分析主角恐懼的心理。進而,使用拉岡的「鏡像階段理論」(The Mirror Stage)觀點,分析主角如何透過恐懼和錯誤的形塑回歸真實自我形象。第二章「失常家庭與社會的破碎關係」探討極為重要的婚姻、家庭與社會關係,以及在這些關係中如何本著對於事實的探索來創造自我的整體性。同時,採用伊芙賽菊寇(Eve K. Sedgwick)的「同性社交慾望」(homosocial desire)理論,試圖解釋同性間的敵對與模仿也是一種渴望得到認同的動力。而傅柯對於主體(the subject)的定義更凸顯社會認同對於自我的重要性。此外,對於兩性關係則以性慾與權力為探討的主題。結論「最終之旅:聖殿重建」一章認為坦普所見的自然景象和人們具有其象徵性意義,即死亡對某些主角而言是生命的終結或是欲望的滿足,但對於其他人,死亡代表的是一種新的開始。在故事的最終之時,坦普成為自己的聖殿,就如同她名字Temple所代表的涵意「神殿」。

許世展著。<《不准叫我男孩》:詹姆士.鮑德溫《另一個國度》中之黑人國族主義、黑人男性情慾、與黑人男子氣概>(Don't Call Me Boy: Black Nationalism, Black Male Sexuality, and Black Masculinity in James Baldwin's Another Country)國立中山大學外國語文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

分析非裔美國作家詹姆士鮑德溫在1960年代黑人國族主義、黑人男性情慾、與黑人男子氣概的繁複交錯之際,如何策略性地協商其種族與性別身份認同政治,並體現在其小說《另一個國度》中。第一章提出,鮑德溫以其黑人同志作家的雙重(邊緣)身份,意欲藉該文本展演一種模稜兩可的敘事美學,亦即針對父權體制與異性戀霸權採取表面肯定、實則反覆質疑的敘事策略,進而揭露兩者之互為表裡,並顛覆性別與情慾疆界,最終重塑非裔美國黑人之男性氣質且落實種族正義。第二章以非裔美國社會在1960年代的黑人國族運動與民權運動為主軸,深入探討非裔美國男性在強調種族本質與爭取種族自治之際,無(有)意間複製甚且強化了父權體制與異性戀霸權,形構了所謂「黑人超級男子氣概」(black super-masculinity)。本文第三至五章即以此為閱讀軸線,著重分析鮑德溫小說《另一個國度》中的五位男主人翁。第二章使用了Sedgwick有關homosociality的概念。

蔡維岳著。<採討詹姆斯.包德溫小說《吉歐凡尼的房間》中性慾取向的建構, 折衷, 及衝突>(On Sexual Identity in James Baldwin's Giovanni's Room: Its Formation, Negotiation, and Conflict)。國立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碩士論文,2001

本論文一開始批判佛洛依德的異性戀認同理論。另外,也抨擊宗親系統及異族聯婚等社會機制,隱藏了不被認同及承認的同性社交慾望(homosocial desire)。文本分析著重二元對立異/同性戀的關係,小說中大衛,為了證明自己不屬於同志族群,他以鄙視及厭惡(abjection)的態度來面對自己及別人的同性戀。不過他擺盪於異/同兩個領域之間的結果,只證明了界線已被他跨越及崩解,同性戀對他而言從來就不是他者(other)大衛埋藏於心中與喬依的一段情史, 以佛洛依德的理論解釋,經過壓抑的東西如果再次浮現,則會造成如此恐懼的效果。他以欺瞞(passing)的策略帶上異性戀的面具,然而到最後他對吉歐凡尼的愛已無法否認。結語肯定包德溫用心處理如此受爭議的題材,他的成就無法被磨滅

 

TOP

Copyright ©2009 國科會人文學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