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彙整   /  理論家  /  Hans Robert  Jauss  漢斯.羅伯特.耀斯
Hans Robert  Jauss
漢斯.羅伯特.耀斯
圖片來源:http://www.phillwebb.net/history/twentiethcentury/continental/Phenomenology/Jauss/Jauss.htm
資料提供者:蘇文伶; image source - images.jpeg
關鍵字詞:

蘇文伶編譯

December 6, 2008

Hans Robert Jauss

漢斯.羅伯特.耀斯

 

生平簡介

四個學術時期: (1)     1961年始,捍衛中古時期文學。

                      (2)     1967年始,捍衛以「接受美學」為基礎的文學史。

                      (3)     1972年始,捍衛美學經驗。

                      (4)     1980年始,捍衛文學詮釋學。

Reference

Selected Bibliography

台灣博碩士論文應用實例

 

 

生平簡介

漢斯.羅伯特.耀斯 (Hans Robert Jauss, 1921-1997)為德國南部弗騰堡(Württemberg)州的格平根(Göppingen)人。二次大戰期間曾到蘇俄前線參戰,戰後就讀海德堡(Heidelberg)大學專攻法國中古時期的傳奇文學,師承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加達默爾(Hans-Georg Gadamer)1957年獲得博士學位,論文題目為《馬賽爾.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中的時間與回憶》(Zeit und Erinnerung in Marcel Prousts “A la recherché du temps perdus,”or Time and Memory in Marcel Proust's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

 

耀斯先後曾任教於德國多所大學,但自1966年受聘於那時剛成立的康斯坦茨(Konstanz)大學,1967年發表<向文學理論挑戰的文學史(Literary History as a Challenge to Literary Theory)>一文後聲名大噪,自此有系統地研究「接受理論」,後來成為國際知名的「讀者反應理論」大師。曾至美國哥倫比亞、耶魯、柏克萊、普林斯頓、威斯康辛等大學與巴黎索邦大學擔任客座教授。

 

期待視域 (horizons of expectation)

在康斯坦茨大學時,耀斯(羅曼語)曾和依哲(Wolfgang Iser 英文)Wolfgang Preisendanz (德語)Manfred Fuhrmann (拉丁文)Jurij Striedter (斯拉夫語)共組「康斯坦茨學派」,鼓吹「接受美學 (Rezeptionsästhetik, the aesthetics of reception)」,研究讀者與文本之間的互動。耀斯吸收了加達默爾「視域 (horizons)」的概念,討論「期待視域 (horizons of expectation)」,意指一部作品出現時人們對它預先的判斷與反應。[編譯者:例如我們在閱讀一部經典作品(吳承恩《西遊記》原典)和一本漫畫書(日本漫畫家改編的《西遊記》)時,預設的態度並不會相同。]此外,耀斯也認為詮釋與美學判斷會隨著時間而改變。[編譯者:例如不同時代的人閱讀彌爾頓(John Milton)《失樂園 (Paradise Lost)》裡的撒旦形象會有不同的解讀,因此研究文學要加入歷史的面向。]

back

 

四個學術時期

Ormond Rush在一本研究耀斯的專著《教義的接受(The Reception of Doctrine)中,曾介紹耀斯學術生涯的四個時期,每一時期他都曾為捍衛一個不同的領域而作申辯 (apologia)

 

(1)     1961年始,捍衛中古時期文學。

耀斯認為現代人即使沒有中古時期的歷史知識,還是能在閱讀中古文學時得到某種美感經驗。不管直覺喜歡或不喜歡中古文學,這種美感經驗主要來自讀者察覺到文本中的世界與現代社會有一些根本的差異。察覺到這些差異後,讀者便能透過這樣的「他者性」(alterity)擴展並改變原有的「期待視域」,而達成加達默爾所說的「視域融合」(fusion of horizons)

 

耀斯認為作品所屬的文類(genre)與所描繪的世界構成作品的「他者性」。一旦熟悉了中古文學的「他者性」之後,讀者的美感經驗也許就能從陌生、不解、感到無聊而轉換成了解、欣賞並獲得閱讀的愉悅感了。換句話說,「期待視野」跟讀者的「互文」(intertextuality)經驗息息相關。我們閱讀的往往不是單一的作品;閱讀經驗是單一作品與我們讀過的同類型文本之間集體碰撞的結果。

back

 

(2)     1967年始,捍衛以「接受美學」為基礎的文學史。

耀斯運用孔恩(Thomas Kuhn)「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概念,認為1960年代後期在德國盛行的文學研究方法都無法成功連接美學和歷史。馬克思主義太注重作品外緣的歷史脈絡研究,俄國形式主義的主流則太強調作品內在形式分析。耀斯主張新的典範應聚焦在新的問題,即訊息的「接收者 (addressee)」,並必須從「讀者接受 (readerly reception)」的觀點重寫文學史,以補足文學研究舊典範的不足。

 

作品的「歷史性」(historicity)

耀斯認為我們可以從三方面檢視作品的「歷史性」(historicity)(1)「歷史中的文本 (the text within history)檢視文本和它跟原本歷史文化脈絡間的互動,探討最初讀者的接受情形,即「共時性」(synchronical)的研究;(2)「穿越歷史時空的文本 (the text throughout history)檢視不同歷史時期中不同閱讀團體對同一文本的接受度,即「歷時性」(diachronical)的研究;(3)「文本與歷史 (the text and history)就整體歷史,宏觀討論文本的社會功能(social function)

 

耀斯受到了詮釋學的影響,認為文學作品是一個「事件 (event)」,不是一個歷久不變、神聖不可侵犯的物品,也不僅僅是某一位作家的創作,而是讀者在歷史進程中與文本持續對話的總和。唯有在一位積極理解與詮釋的讀者身上,文本意義才得以實現,我們也才能找到文本在歷史中的永續性。[編譯者:比方說,我們可以探討台灣本地讀者對於瓊瑤小說或武俠小說的接受歷史:在各個不同時期的銷售情形和詮釋角度,也可以由翻譯的角度來討論當代的期待視域 (horizons of expectation)討論本地翻譯家最喜歡翻譯哪些外國作家,而哪些作家卻很少有人引介到國內。]

back

 

(3)     1972年始,捍衛美學經驗。

耀斯在1972年出版《為美學經驗所做的小小辯護 (A Small Apologia for Aesthetic Experience)》一書,研究重點從讀者的「期待視域」轉移至藝術的本質和美學經驗。會做這樣的轉變最主要是為了反對當時受到歡迎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阿多諾(Theodor Adorno)所提出的否定性(negativity)美學。

 

阿多諾過世後在1970年出版的《美學理論(Aesthetic Theory)》中提到,藝術最大的弔詭在於它與社會既依附又對立的辯證關係:雖然藝術是社會的一部分,在本質上卻是反社會的。他認為現代大眾媒體或「文化產業(the cultural industry)」生產出來的都是用來操控和支持資本社會現狀的商品。因此個人必須維護其自主性(autonomy)才能抵抗任何操控。對阿多諾而言,真正有價值的藝術品也有這樣的自主性,真正的藝術品不具任何社會目的,不代表品味,也不讓人感到愉悅(pleasure);但也正因如此,才能揭露意識形態的操控,指出未來如何透過反抗現實而獲自由 (Rush 47)

 

耀斯反對阿多諾這種近乎禁慾主義式的主張。他認為我們在欣賞藝術時獲得的愉悅感代表一種最美好的美感經驗。美感源自主體之間的互動,若個體與社會疏離而完全自主,美感經驗就無法產生了。而事實上,要得到美感經驗,接受者/讀者必須主動的參與跟作品之間的對話,甚至還具有抗拒操控的能力,因此絕非被動的商品消費者。

 

此外他也認為藝術獨立自主的概念,事實上是重返19世紀「為藝術而藝術」的窠臼,儘管能用來解釋20世紀的前衛藝術,卻無法充分解說現代之前的藝術,例中古時期的史詩。除了否定與挑戰社會規範外,藝術還有很強的整合功能。耀斯就曾以文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為例,說明藝術如何能使接受者/讀者因產生社會認同(identification),甚至帶來改變。

back

 

(4)     1980年始,捍衛文學詮釋學。

1960年代後,結構主義和後結構主義興起,探討主觀感知經驗的詮釋學一下子成為眾矢之的。對詮釋學的批評主要有三點:詮釋學 (1)偏離了方法論主義(methodologism)與客觀性(objectivity)(2)太依賴傳統,容易淪為教條主義(dogmatism)並缺乏批判力;(3)太執著地相信眾人具有想要理解、達成共識、認識真理的意願。

 

針對這些批評,耀斯以文學詮釋學為典範,指出詮釋學強調對話(dialogism)、跨領域(cross-disciplinary)和整合(integrative)功能,其實才是避免教條主義的最佳良方。「對話」開啟了共享意義(shared meaning)的可能,意義不再只屬於原創的作者,而必須由作者、作品和讀者共享。此外「對話」的概念也匡正了解構主義者對文本的看法,「對話」結果所產生的共同意義限制了「符徵的遊戲(the play of the signifier)」,阻止意義無止境地展延而走向相對主義的虛無。

back

 

Reference

 

Rush, Ormond. The Reception of Doctrine: An appropriation of Hans Robert Jauss'

        Reception Aesthetics and Literary Hermeneutics. Rome, Italy: Gregorian UP,

        1997. 11-64.

back

 

Selected Bibliography

 

“Hans Robert Jauss.” Philweb. http://www.phillwebb.net/history/twentiethcentury/Continental/Phenomenology/Jauss/Jauss.htm

                提供耀斯作品相當完整的英文書目。

Iser, Wolfgang (伊哲)著。單德興譯。〈讀者反應批評的回顧〉。《中外文學》19

121991.5):85-100

Jauss, Hans Robert. 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 Trans. Timothy Bahti.

        Sussex, UK: Harvester, 1982.

                美國耶魯學派理論家保羅.德曼(Paul de Man)的引言。文中德曼抨擊

                耀斯忽略文字作為象徵系統具有自我延異、造成意義不確定性的能力,

        自此開啟耀斯與結構主義者之間一連串的辯論。

---著。顧建光、顧靜寧、張樂天譯。《審美經驗與文學解釋學 (Aesthetic Experience

and Literary Hermeneutics)》。1982。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1997

---Robert C. Holub合著。周寧、金元浦譯。《接受美學與接受理論》。瀋陽市:

遼寧人民出版社,1987

<馬克思主義與讀者意識>。http://zd.54yjs.cn/zhengzhilunwen/20080423-36256.html

對於中國大陸引介「讀者反應理論」與「接受美學」的情形有詳盡介紹。

back

 

台灣博碩士論文應用實例

 

陳靜宜著。《赫曼˙赫塞的讀者反應及主題「自我追尋」: 以<鄉愁>、<車輪下

>和<徬徨少年時>為例 (Hermann Hesses Rezeptionsgeschichte und

“Selbstfindung” als Thema in seinen Werken am Beispiel von Peter Camenzind,

Unterm Rad und Demian)》。輔仁大學德語系碩士論文,2002

 

雖然沒有直接引用耀斯,但主題與研究方法都屬於讀者接受美學的典型範疇。論文中有一部分討論到為何在20世紀後期赫塞(Hermann Hesses)在德國受讀者歡迎的程度並不如美國熱烈,而赫塞在台灣也遠比在中國大陸、香港和新加坡等地更受到讀者和學者喜愛。

 

葉玉慧著。《新加坡華文作家黃孟文作品研究 (The Research on Singaporean Writer

Wong Meng Voon's Complete Works)》。淡江大學中文系碩士論文,2000

 

運用耀斯與伊瑟爾(Wolfgang Iser)兩位理論家的接受美學理論,分析此論文作者本身在翻譯過程,如何扮演一位「隱含的讀者」(Implied Reader)」,運用自己的「期待視野」解讀並翻譯新加坡作家黃孟文所有著作。強調本論文「所呈現的分析成果與評論及其他讀者的賞析與評論是建立在一個共同的基礎上。」

 

薛清鈺著。《以「讀者反應」理論詮釋蘇弗克里茲之底比斯三劇 (A Reader-response

        Interpretation of the Three Theban Plays by Sophocles》。文化大學英文系碩士

        論文,1992

 

以耀斯與伊瑟爾(Wolfgang Iser)的理論為依據,討論中國讀者如何解讀這三個希臘悲劇中伊底帕斯(Oedipus)這個角色的遭遇,尤其是其中弒父娶母有悖倫常的行為。論文中作者以自己為例,探討熟悉中國傳統經典(如:《四書》、《孝經》)的讀者可能會如何為這樣的情節提供與自身文化較不產生衝突的合理化解釋,如伊氏妻舅克里昂(Creon)的陷害等。

back

Copyright ©2009 國科會人文學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