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彙整   /   作家  /  Oscar  Wilde  王爾德
Oscar  Wilde
王爾德
圖片來源: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Oscar_Wilde_portrait.jpg
主要文類:Drama
資料提供者:謝昇佑(Joe Hsieh)
關鍵字詞:

未命名 4

Joe Hsieh

July, 2010

奧斯卡•王爾德

Oscar Wilde

 

       

        奧斯卡•王爾德 (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 1854-1900) 為十九世紀末作家,主要涉及領域為劇本、童話、小說、詩,現今還有幾部膾炙人口的作品依然不時出現於劇場、研究期刊,例如《不可兒戲》(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理想丈夫》(An Ideal Husband)、童話故事《快樂王子》(The Happy Prince and Other Tales)、長篇小說《格雷的肖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等等。另外還有其首開先河的唯美主義(aestheticism),強調為藝術而藝術、作家不需賦予藝術品任何世俗價值、作品脫離道德規範等等,觀念新穎,在當時掀起一股討論熱潮。

 

出生家庭

求學過程

機智幽默

文學之路

同性之戀

日落西山

 

 

出生家庭

        王爾德家族起源荷蘭,於十七世紀末受封大片愛爾蘭土地,生活優渥,而後十九世紀傳至威廉•王爾德爵士 (William Robert Wills Wilde),也就是奧斯卡•王爾德的父親。威廉以行醫維生,後來娶珍•艾吉 (Jane Francesca Elgee) 為妻,其人特異獨行、言論迥異、服裝出眾,常常成為目光焦點,後來王爾德受母親影響頗大,尤其母親認為「生命是一連串美麗的事物」,也就是任何事實都可藉由個人觀點加以美化,王爾德對此種思考方試著迷不已。

        威廉爵士及其妻育有兩子一女,兄長威廉繼承父名,生於一八五三年,弟弟奧斯卡生於次年、小女兒艾索拉 (Isola) 則晚兩年出生,可惜十歲時因病去世,只留兩位兄長長大成人。不過兄弟感情經常因為爭寵而出現裂痕,彼此勾心鬥角,例如有次哥哥在火爐前取暖,沒見到衣角著火,弟弟察覺卻不作聲,直到火勢變大才有人來幫忙滅火,這時弟弟還在一旁袖手旁觀、鼓掌叫好,類似的事情層出不窮。

 

TOP

 

求學過程

王爾德從小孤僻,至一八七一年就讀都柏林三一學院之後才有了改變,他認識了馬哈菲牧師,自此接觸文學、藝術,陶冶性情之後煥然一新,最顯而易見的是同學都開始認為他個性和善、十分有趣。

後來進入牛津大學,認識了瓦特•佩特 (Walter Pater) 約翰•羅斯金 (John Ruskin)。羅斯金專精於藝術、建築、義大利文藝復興史,王爾德看到課程內容立刻受到吸引,也在課堂上聽取許多美的觀念,不久便成為其追隨者。不過羅斯金就像是開啟王爾德思想之門的鑰匙,而引領他入門繼續學習發揮的人則是佩特。佩特在牛津最著名的便是對於純美學的研究,該項研究使他聲名遠播,不過也豎立許多敵人。他認為人應因為藝術本身而對藝術產生熱愛,而非受其價值、世俗意義所影響,「為藝術而藝術」便是以此觀念為基礎,藉以發展。王爾德對此深信不疑,之後也以此觀念做為自己藝術思想的口號。

 

TOP

 

機智幽默

        瓦特•佩特說:「要在生命中盡量竄動」,自從信奉唯美主義,王爾德便在各方面都將自己處理得相當「亮眼」。在學校的舞會上便穿得格外華麗、顯眼,而說話也富機智,要不讓人捧腹大笑,不然便啞口無言。這樣樹大招風的姿態讓他在幾年之後便受到地方雜誌注意,開始出現諷刺王爾德的漫畫、文章。另外,許多劇作家都以美學家為諷刺對象而編劇,因此王爾德也成為許多劇作的題材。不過正因為這些媒體的宣傳,間接促成他的美國巡迴之旅,開啟他在整個西方世界的知名度。

        一八八一年王爾德啟程前往美國進行一連串的巡迴演講,當時邀請他的卡特(Richard D'Oyly Carte)認為王爾德是英國相當著名的美學信徒,希望他在美國「讓富人知道能享受哪些美麗的事物、讓窮人明白能創造哪些美麗的事物」。他不改幽默個性,在海關通關時被問到是否有物品需要申報,他說:「沒有,除了我的天才。」經歷幾個月的演講之後,雖然美國各地評價不一,他仍堅持做自己,甚至在往後的作品中不斷影射美國的低俗之處:「好的美國人會選擇在巴黎終了,糟糕的美國人就留在美國等死」。

        王爾德的機智在往後的生活中也不斷發揮,其中有名的一例便是在他身陷同性戀案件的法庭上(當時同性戀是違法的),對方律師卡爾森為了提出王爾德身兼同性戀和同性戀作品的作者,分析了《格雷的肖像》一書,大聲唸出一段關於兩位男性超越一般友誼的對話,接著問王爾德是否為作者。他回答:「喔不,卡爾森先生,這是莎士比亞寫的。」引發場面大騷動。

 

TOP

 

文學之路

        一八七五年夏天,王爾德遊義大利,當時寫下許多詩作,是他早期的作品之一,不過畢竟初試啼聲,當時的詩集並未受人重視,另外最早的幾部劇本《薇拉》(Vera)、《帕度亞公爵夫人》(Duchess of Padua)也並非佳作。時人批評他的早期作品總離不開史上大家的影子,例如莎士比亞、馬羅 (Christopher Marlowe) 等等,欣賞時難免會有直接聯想,也證明該段時期的作品還尚未成熟。

        王爾德畢生嘗試將創作與道德標準分離,也就是希望作品可以脫離道德規範的標準,但這種想法並非是「不道德」(immoral),反而是「無道德」(amoral)的作品。不過後來連他自己也認為無法做到,他最後認為只要是創作,很難跟道德脫離關係。《格雷的肖像》便是此創作理念之下的產物。一八九零年,王爾德同柯南•道爾 (Sir Arthur Conan Doyle)、瑞亞德•金普齡 (Rudyard Kipling) 受報社邀稿,希望能各寫一篇小說。當時王爾德便以畫家和肖像的主題寫了《格雷的肖像》,內容主要描述三位主角杜連•格雷 (Dorian Gray)、畫家巴希爾•霍華德 (Basil Hallward)、亨利爵士 (Lord Henry Wotton)之間的關係,霍華德在幫格雷作肖像畫時投入了自己的靈魂,使得格雷本人和畫之間產生了連結,格雷的面貌青春永駐,而畫中的面貌則不斷老去。而亨利爵士則代表已看透世間的貴族,在兩人之間不斷來回,嘴邊掛著對世人的諷刺。儘管此小說在現代的藝術價值頗高,但由於書中角色將當時貴族和中產階級難堪的表露無遺,因此當時眾人焦點都放在同性戀議題和對時人的攻擊上,不斷對王爾德提出批評,認為該書淫亂、違反道德、粗糙等等。王爾德創作出一種角色,英文為dandy,字面意義是喜好打扮的人,中文譯名大多為花花公子或紈絝子弟。但王爾德的dandy卻是另一種面貌:生活優渥、談吐幽默、頭腦清晰、無憂無慮、注重外貌、舉止優雅等等,談話時故意忽略社會道德規範,例如《格雷的肖像》中的亨利爵士便是此型,經常語出驚人,要不令人捧腹大笑,不然便發人省思。《溫夫人的扇子》(Lady Windermere's Fan)《不可兒戲》、《理想丈夫》中都有此類型之角色。

        《溫夫人的扇子》是王爾德邁向戲劇顛峰的轉捩點,是第一部受到歡迎的戲劇,就連當時經過翻譯來到中國上演,也廣受好評。當時觀眾便對劇情的高潮起伏印象深刻,且當時王爾德已有一定名聲,大家都好奇他的劇中角色是否會和他人一樣機智幽默,觀賞之後果然沒有失望。後來推出《無足輕重的女人》(A Woman of No Importance),同樣引起廣大迴響,不過劇評家大多不看好王爾德的劇本,並且在報章雜誌上大肆批評,例如劇中女主角不看好男主角的地位,不願下嫁,讓自己的私生子無法認父,但在世人眼中看來,母親都會為孩子的家世著想,希望孩子有父母、完整的家世背景。不過這些地方不足以影響劇作的魅力,人氣依然不減。

        一八九五年,《理想丈夫》在倫敦上演,受到更多注目,連原本不常首演出現的皇室貴族和劇評家都來觀賞,包括了同時期的劇作家蕭伯納 (George Bernard Shaw),蕭伯納後來寫了篇評論,稱讚王爾德這齣「嚴肅的鬧劇」在保有獨特性的情況下非常賣座,不受常規所囿,劇中雖然時常出現諷刺時人的機智妙語,觀眾卻也津津樂道,因為出自王爾德這位幽默的愛爾蘭人之口,觀眾覺得相當有趣。《理想丈夫》演出兩個禮拜後,王爾德又推出一部劇本《不可兒戲》,間隔時間之短讓許多人感到驚奇。這部戲劇堪稱王爾德最成功、成熟的作品,儘管蕭伯納等評論家都認為此劇僅是「有趣」而難登大雅之堂,王爾德依然留給後世一部精彩的作品。

 

TOP

 

同性之戀

一八九一年,王爾德認識了艾佛瑞•道格拉斯 (Alfred Bruce Douglas),立刻因為其外表、年輕、才華受到吸引,兩人相交甚深,這讓道格拉斯的父親昆斯柏瑞 (Queensberry) 侯爵感到相當不快。侯爵對王爾德的言行舉止本來就不滿,現在又搭勾上兒子,氣得帶人到王爾德的住家對質,不過被王爾德的言詞攻擊得有些難堪,退下陣來。後來得知《不可兒戲》即將上映,他便買了首演的票,打算在戲院外鬧事,讓場內不得安寧,不過讓王爾德知道以後,派了警衛在各入口守候,就連侯爵最後也無法入場,原本要在場內鬧事的道具也留在場外。侯爵事後看到佳評如潮,自己也計畫也未能成功,怒火中燒,決定非找機會要王爾德難堪不可。

後來他留了張卡片在王爾德常去的俱樂部,寫著「致那裝模作樣的雞姦者」,卡片經手門房,裝在信封袋內,十天後王爾德看到,大發雷霆,決定提起告訴,不久以後侯爵便以毀謗罪名遭到逮捕。不過事情並未告終,反而王爾德將自己推入死巷,因為他若要勝訴,就非得證明自己並非同性戀,但與道格拉斯之間的感情又難以解釋。審判之初,王爾德相當有把握,因為侯爵手上只有《格雷的肖像》和幾封王爾德和道格拉斯的書信,證據明顯不足,且王爾德找了有名的克拉克爵士 (Sir Edward Clark) 幫忙辯護;因此他放了心,開庭前幾週與道格拉斯前往蒙地卡羅度假去。但侯爵決心已定,非贏不可,因此捏造許多假證據。

到了開庭之時,王爾德竟慢慢發現自己大勢已去,對於那些證據無法反駁,而律師克拉克爵士也因為沒把握勝訴而半途退出,導致最後王爾德被捕入獄

 

TOP

 

日落西山

        王爾德入獄後在社會上變得聲名狼藉,道格拉斯也不願再見他。王爾德在獄中寫下《獄中書》,一方面解釋自己的行為,加深自己對信念的堅持,一方面怨恨道格拉斯待他不好,把一切會淪落於此的原因都怪罪至他身上。一八九七年出獄,自此只留下一部作品《里丁監獄之歌》(“The Ballad of Reading Gaol”),並在一九零零年十一月因為腦膜炎去世。

 

TOP

 

參考文獻

貝爾菲德•芭芭拉 (Barbara Belford)。謝明學譯。《王爾德的愛與死》。台北:宜高文化,2004

維維安•賀蘭。李芬芳譯。《王爾德》。台北:貓頭鷹,1999

Bristow, Joseph. “Introduction.”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New York: Oxford, 2006.

Ellmann, Richard. Oscar Wilde. New York: Vintage, 1987.

 

TOP

Copyright ©2009 國科會人文學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